諾蘭古書堂

歡迎來到諾蘭古書堂,我是店主Giovanna,太難記了?那請叫我Giokko(喬子)就好。既然你有緣找到這個地方,那就允許我為您說幾個故事吧?那些躺在書架上的孩子,想必會很開心的。我會一一將源自不同世界〈作品〉的故事告訴您的。當然,首杯紅茶是免費的,但甜點可是要收取一點費用喔。想讀一些長點的故事?沒問題的,長篇的孩子們都有自己專屬的書架〈特設頁〉,入內轉左便是。那麼,祝您旅途愉快。

【Sound Horizon短篇】星塵

=主題:百合/老年/單戀=

=CP向:Luna X Stella=


妳的採訪對象是一位一夕爆紅以後便站屹立在時裝界頂峰長達數十年的女士。


即便她現在已經隱退幕後,她的傳奇仍為人津津樂道。有人說她性感如火焰,有人說她熾熱如玫瑰,也有人說她耀眼如星辰。


妳覺得興奮,卻也覺得緊張,心裡不斷在思考「這種重要的採訪交給妳這種新人記者真的沒問題嗎?」這種無關要緊的問題。


妳小心翼翼地敲響休息室的門,靜候直到門扉的另一邊傳來一聲稍顯活潑的「進來」。妳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會遇見一個難纏的人,畢竟在妳的認知裡,那些被捧上天際的眾星總是那麼遙不可及的,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女士的聲音年輕得不...

【諾蘭古書堂_Lofter】

——歡迎來到諾蘭古書堂_Lofter,這裡既是舊書店,也是小茶室。既然您有緣來到了這家位於異界的舊書店,請隨意借閱《點閱》書架上的故事吧。當然,首杯紅茶是免費的,但甜點可是要收取一些費用哦。


✜關於店主✜


店主Giovanna Laurant,名字太難記的話,請隨意稱呼為喬子或者Giokko即可。諾蘭古書堂的營運者,一位寫作者及Cosplayer,古書堂主站上的故事由店主所紀錄、攥寫及二次創作。


《古書堂與貓的物語》即講述諾蘭古書堂此一世界觀的碎片化故事,是關於店主和諾蘭一家的幻想故事。

視乎店主的心情而佛系更新


關於三次元版本的店主日常分享,可以移步至分站:諾蘭古書堂_Giokko...

【女神異聞錄短篇】Competing with Your Faith (01)

=主題:對抗=

=梗:War Game / 軍服=


——這從來就不只是一個「遊戲」,也不只是一個「夢境」。這是戰爭,一場關乎我等榮耀的戰爭。聽懂了嗎?欺詐師。無論你是打算豪賭一場,還是審慎而行,記得,輸了,那一切就完了。


「Joker!退下!」


子彈和雙葉的呼喚幾乎是同一時間掠過雨宮蓮的耳邊,將蝴蝶的幻視扯得稀碎,只是差數厘米大概就能貫穿他的腦門直接讓他離場。他當機立斷地轉了個身,躲進了頃塌的瓦礫背後。子彈的聲音在追著他跑,如同怨靈一般死纏爛打,彷彿下一刻就要穿透他的心臟。他吞了口水,嘗試悄無聲息地從地下通道離開這一個火拼得轟轟烈烈的區域,去和喜多川祐介會合。


不可小看女...

【女神異聞錄短篇】Swing

=主題:童年、鞦韆、擁抱=

=CP向:主花=


辰姬神社和他們冥冥中有一些緣分。


當然花村陽介是不知道這種事情的,他只不過是在選擇「調查隊總部」的替代方案的時候,脫口而出就講出了「神社後不是有一塊永遠沒有人的空地嗎?」這種話。讓他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平常有事沒事都會損他兩句的大家,對於這個提議竟然就瞬間一致通過了,沒有任何異議。


他覺得自己是看錯的,那個時候鳴上悠的臉上似乎露出了沾沾自喜的表情,彷彿他早就猜到了這種結果。


只是到了目的地之後他立刻就後悔了,畢竟那些老舊的遊樂設施還真的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搖晃的鞦韆和斑駁的滑梯,轉起來就會發出悲鳴的生鏽的小型旋轉木馬,怎麼看...

【Sound Horizon短篇】月見

=主題:中秋=


畢竟是秋分後的日子吧?入夜的時間似乎比往常早了那麼些許,於是工作室裡的人們似乎都走得比往常更加早了一些。


辦公室外的燈已經熄滅得七七八八了,隨著一句一句「辛苦了!」,瑣碎的腳步聲也漸行漸去,待入夜後的辦公樓人去樓空以後,只餘下安靜且漆黑的房間。


真的是這樣嗎?儘管是寂寞的秋夜,這裏總還是會有一兩盞仍然亮著的日光燈在夜裡掙扎的。


Revo揉了揉墨鏡後的眼睛,重新掛上耳機。電腦的螢幕仍然閃爍著螢光,鼠標隨著他的指尖打開了那個剛送過來的文件夾,那是音效師送給他過目的音效文件,是他打算用在下一張CD作品裡的小彩蛋。


「喵。」


細微的貓叫聲傳進了他的耳...

【女神異聞錄短篇】Competing with Your Faith (01)千字試閱

=主題:對抗=
=梗:野戰 / 軍服=

++++ ++++


有人說槍戰遊戲開始的頭十五分鐘是定勝負的關鍵。


話是這樣說,看似劣勢得不能再劣勢的處境並沒有讓雨宮蓮感覺到沮喪。他對他的夥伴們有著不可質疑的自信心,儘管這裡並不是印象空間,但是從異世界體會過的事情紮紮實實地存在在他們的認知之中,潛行戰對於現在的怪盜團來說,都是駕輕就熟的事情。於是各懷戰略的兩個團隊,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他們開始了拉鋸。


潛入敵方陣地偷走機密的信封,找出誰才是真正「軍官」然後狙擊目標,遊戲的目的很簡單,怪盜團只是在做他們的老本行。就像是蟄伏在暗處的獵手,靜候獵物掉以輕...

【店主爆言】PQ2總攻擊刷圖還願,點題20題

事源店主之前立了一個Flag,詳細的起因可以看→這裡←

總之看P1,嘿,對,店主刷出番長+陽介,Joker+祐介的單獨雙人合照了,不僅如此,還刷出四人同框了(雖然多了莫納不過沒關係嘛!)

想要拼成四圖所以把另一張帶動物組的湊一湊一個全家福w

所以,店主來兌現諾言了!


鑒於祐介和Joker那張,是我和  @Vmai 私聊立了一個「刷出來就把點題加碼到20題,各10!」的Flag之後刷出來的,所以沒錯!這次的點題,兩對各10題,總共20題!

為了方便統計,點題一律以Lofter的留言為基準,多於20個點題的留言的話,就會統計起來抽出20題來寫。

點題的時候...

【店主爆言】

總之為了蹭熱度還是佔一下作品tag和CP tag吧。><


據說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店主發出了如此的爆言……

吃主花的小伙伴們可以想想要店主寫什麼梗了,因為……店主不僅刷出了主花,而且是兩個版本兩個站位都刷出來了,所以那兩篇主花的點題,是一定要寫了……

然而喜多主呢????為什麼喜多主一張都刷不出來?????

而且Fox已經輪流和其他三個主角都雙人合照過了!就差Joker!就!差!Joker!

氣死我了。


【店主爆言】立個Flag!

我刷這個快刷到麻木了我就不要求這麼多!我就只想要單獨兩人!祐介+Joker,陽介+番長

就兩人組!刷出來了我就給這兩對開放點題!各2篇!姑且佔個作品tag。


↓順帶一題,刷出了Connect的分組了↓

其實龍司和完二,千枝和學姐也出來過但是我忘了存圖。(炸)

【女神異聞錄短篇】 光影

=主題:光影繪畫、情人傘=

=CP向:喜多主/主喜多=


+++++


「畫不出來。」


猶如小石頭無力地投進了池塘卻激不起一點浪花,猶如風沙掠過指縫卻無法緊緊抓住半分,猶如沾上了顏料的筆尖凝固在畫布之前,卻無論如何都成不了方圓。


「畫不出來。」喜多川祐介說著這句話的時候,眉頭似乎比以往還要鎖的更緊。


潺潺的雨聲吵得讓人心煩,輕易就越過了盧布朗那扇頗有年代感的玻璃門,把已經像亂麻般的心緒擾得更加紛亂。彷彿連咖啡廳裡濃郁的咖啡豆香氣和衝擊大腦的辛辣咖哩也無法如願喚醒沉睡已久的靈感,喜多川祐介雙手交疊在染著咖啡色調的吧檯上,那種頹然的神色就連打著哈欠的摩爾加納也能一目了然...

Chapter 1:「ただいま。」

=店主後話=

PERSONA 5: LA REVENO DE LA SPEKTRO第一章,正式上線!

讓各位小客人們久等了!

會寫大學篇,本來是想祝  @Vmai 300訂閱數,以「雨宮蓮剛進大學宿舍發現室友是喜多川」這個命題寫篇東西來配她的漫畫,然後我的腦洞就隨著P5的結局放飛了,把本來預計寫一個短篇的世界觀搞成了一個長篇。

 腦洞炸了,我飛了,飛的好高好高啊 

隨後我就決定了不如順著第一章的脈絡,寫成一個P5的後傳的感覺吧!

《Spektro》的主題是「回歸」,除了代表上了大學的雨宮蓮回到東京之外,也有怪盜團回歸到世人視線的的意思,這一點...

【陛革短篇系列】 Ma'am

=CP向:陛革=

=命題:每天出現在桌上的Ma'am=


+ + + + +


「有段時間,國王陛下的桌面總是放著一小籃Country Ma'am,日日如是。」


近衛兵長一邊回憶,一邊侃侃說著。


和一般在便利商店能找到的Ma'am不同,它們都是沒有最外面的大包裝。拆散成一小包一小包的餅乾,整齊地排好放在了那個鋪上了藍染和布的竹編籃子內,彷彿他們生來就該是這個樣子一般。如果不是塑料袋上還印著不二家的商標,他大概會以為那是有人上貢給陛下的手作餅乾。


每一天當他打開Revo陛下的房門的...

【Sound Horizon短篇】 It's raining somewhere...(解屏通知)

佔tag麻煩到真的抱歉了。OTZ

《It's raining somewhere... 》正文的解屏申請已經通過了,所以那篇用來代替的告知我就刪掉咯,羅蘭們現在可以去原文那邊看了。

=原文=
http://giokkolaurant.lofter.com/post/1cfff86d_eecf3da9

順便問一下其實哪裡還有比微博和Lofter更加穩定的,也不用大家翻牆的,可以寫文的blog啊……又多來幾次的話,我真的真的心很累。(´Д⊂ヽ

【Sound Horizon短篇】 It's raining somewhere...

=命題:雨下花=

=點文:小莎=


Noël的事務所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開始從助手和市藏的口中聽來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只是單純地覺得不可思議,誰會在這種梅雨季節冒著雨來拜訪只能搖滾樂隊的主唱?況且他壓根沒在市藏的行程表裡面看見有訪客這種事。


「所以說,是一個不速之客,突然&突然就出現了……」


也許是因為客人的登場方式和他的製作人有些異曲同工之處,實在過於引人注目,這位客人的出現讓事務所的同事們瞬間炸開了鍋,男性和女性無一倖免,包括躲在工作室裡頭趕著亡命死線的搖滾樂隊主唱。還沒有等市藏吧下半句話說清楚,吉他的...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原設、廢棄設定以及參考書目)

佔了TAG這麼多次真的很抱歉!


說好的來給大家分享一下到底《Connect》這一篇文的一些沒寫進去的細節和一些被我在寫的途中,被我廢棄掉的文稿之類的,現在想想也是時候了。

如果有興趣看下去的讀者們可以看一看,如果沒興趣的話,點上面鏈接回去看正篇就好。喜歡的話歡迎順手點個贊推薦個!對原文有自己解讀的話歡迎大家留言講一下哦!


=天鵝絨殿堂原設=

「天鵝絨殿堂」這個名字是我在寫中篇寫到最後的時候設定出來的,敲定作為費列蒙的殿堂以及所有天鵝絨房間的根源這一個設定,則是在開始寫下篇的時候才補完的細節。


因此有讀者可能發現了,在上篇的時候,僅僅只是說了這裡很像印象空間和殿堂,卻不是4、5...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後日談2)

=此篇為P系列短篇《Connect》的後日談,後日談總共兩篇,情節各自獨立,此為第二篇。=

=CP向:此篇為喜多主=

=主花小段子在後記哦=


++++ ++++


於伊甸中沉睡的狐狸與小丑......


「喂,蓮。」


貓叫聲打斷了雨宮蓮的忙碌。


摩爾加納湊近了正在燒水的雨宮蓮,那雙藍色貓眼的瞳孔在昏暗的燈光之下縮成了彷若銀杏般的大小。那是一雙擁有洞察力的眼睛,和給它臉部按摩時瞇起的放鬆表情還有餵食時放大的亢奮眼神都不一樣。雨宮蓮停下了攪拌咖啡粉的動作,凝望摩爾加納的藍瞳,他知道那是摩爾加納在現實世界裡表示認真的眼神。


「怎麼了?」少年放下攪拌匙,停...

大概是後日談2的試閱?

=CP向喜多主注意=

從殿堂回來以後得知大家的記憶都不完整的確讓雨宮蓮著實鬆了一口氣,看著似乎和平常沒有什麼兩樣的祐介,他也努力扮演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角色,於是在往後每次聚會聊起了天鵝絨殿堂的時候,他都對那個小插曲三緘其口。只是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不甘心的心情油然而生。


是不是祐介的記憶就真的隨著天鵝絨殿堂的消失就永遠化成了虛影了呢?說到底當著這麼多個人面前被強吻的還是他,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就該這樣不了了之下去?偶爾深夜時當雨宮蓮看見貼在橫樑之上的星光,他會忍不住多心思考起了這樣一個問題。


喜多川祐介當時,到底是開玩笑的,還是認真的?


指腹描著唇線而走,就算祐介真的失去了那一段...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後日談1)

=此篇為P系列短篇《Connect》的後日談,後日談總共兩篇,情節各自獨立,此為第一篇。=

=CP向表現有,此篇集中主花=


++++ ++++


「怪盜」與「夏洛克」


烈日當空,初夏的太陽毫不留情地把瀝青街道的溫度硬生生提高到讓人難以接受的程度。街上沒有一個人不是汗流浹背的,包括躲進了房屋影子底下等帶久久未曾轉向綠色交通燈的兩個翹了課的大學生。


鳴上悠,22歲,大學四年級。因為直斗的一通電話毅然決定拉著年紀和他相仿的花村陽介把下午的課全數翹掉,乘了兩個小時的火車來到了四軒茶屋這個藏在東京鬧市中的隱世角落。


「你確定你找...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塗鴉)

對占TAG這事先道個歉,畢竟只是腦洞和塗鴉,完成度也不高。(而且也畫的不好看……OTL)

#Joker一世英名毀在喬子手上#之後,隆重推出#番長一世英名毀在喬子手上#

因為有讀者問了,所以我把昨天塗鴉的鳴上貓也放上來吧XD

請相信貓頭上的那團毛是Joker,真的是Joker


於是塗完之後,忽然想說要是他倆再也變不回去的話怎麼辦?這個話題。

於是我很自然就接了句「陽介和祐介就會變成鏟屎官了吧」(請以領養代替購買,不棄養不虐待)

這樣的話,難不成會後日談會變成兩位鏟屎官的聚會?討論如何把毛孩(戀人)養的毛色發亮之類的

不會的,不會有這種平行世界的,大家可以放心。

不過我不排除...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下)

=前情提要=

Connect(上)

Connect(中)

[輕微CP向注意:主花、喜多主]

++++ ++++


如同幻象一般的人影散落在諾大的迴廊和大廳的每一處,無論是面具還是眼鏡後面的目光無不專注地警戒著前方交錯來回的野獸們。犬型的大型生物抽動著他們的鼻子,嘗試在這個安靜得讓人發狂的迴廊之中嗅出那一點點陌生的氣味。


「Joker!機會來了!」


Navi的呼聲掠過怪盜團首領的耳邊,如同黑鴉一般靈活的身影從巴洛克樑柱後方一躍而出,長靴伴著灰塵踹上了陰影的背脊,大狗的喉嚨還沒來得及發出悲鳴和警告,紅色手套包覆的手指已經熟練地緊緊扣住頭頂的面具,撕裂的聲音響起,陰...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下)千字試閱

是的!新鮮出爐的千字試閱!這戰鬥場面真的寫得我好爽!!!超爽的!!

寫完之後,我腦海只剩下兩個感想了,一是我要過去和雙葉一起打call,二是陰影們要小心!一大群土匪湧過來啦!

想問一下,大家還會想看哪個組合合作的打戲嗎?歡迎在留言告訴我!
雖然正篇篇幅可能並不夠時間寫,可以的話我會在番外篇寫寫看的!

以下是《Connect》裡面,眾人在拆散的時候的分組

Joker+番長
龍司+完二
杏+直斗
祐介+陽介
學姐+千枝
雙葉、莫納+理世、小熊
春+雪子

廢話說完了!那麼開始試閱吧!

= = = = = = = =

如同幻象一般的人影散落在諾大的迴廊和大廳的每一處,無論是面具還是眼鏡後面的目光無不...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中)

=前請提要=

[輕微CP向表現注意,CP詳見Hashtag]

++++ ++++

您聽見了嗎?

吾等在歌唱的聲音。

您聽見了嗎?

吾等歌頌自由的聲音。


被濃霧蒙蔽雙眼的旅人喲……

被命運囚禁身軀的愚者喲……


當「世界」相連之時,

你們才能緊握住希望。


……


「悠!」「Joker!」


隔絕了陰影和安全小屋的木門赫然哐當一聲地被粗暴地踹開了,當外來的雜音傳進了鳴上悠的耳朵的瞬間,他幾乎是下意識就拔起了刀。看清楚進來的人是花村陽介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和花村陽介一起進來的還有Fox——喜多川祐介,那個被御狐面具遮住了面容的男生。他們一前...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中)(千字試閱)

抱歉讓讀者們都久等了,Connect的下集……對,我還沒碼完(喂!)

夢境的後半部我一直都沒有夢出來過,所以下集我認命了,我腦補吧。於是為了讓整個設定邏輯更加理順一點我開啟了考據模式……(對,瘋狂考據模式……)

於是在把下集頭四分之一劇情的稿子改了三、四個版本之後,我決定還是來放個試閱,讓大家知道我並沒有在摸魚我是真的有在寫東西QAQ

下集比起上集對多了那麼一點點CP元素(主要是Fox X Joker,以及鳴上悠 X 陽介)這兩對,雖然並不是什麼R18描寫,不過感覺還是在試閱的時候說一下會比較好w正文也會打上 CP tag的這點請放心。

那麼這大約一千字的試閱,就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地平教條系列】番外篇:Waltzing on the rooftop

Revo陛下生日快樂!!!!

今年寫了雙王的文,混更一個DLC!對不起我遲到了啊!!!

寫的是還在魯昂的時候發生的事,時間點是在遇到洛林夫人之後。

紅酒是夫人釀的w所以移動帝小時候偷喝過。

其實應該還能寫得更好的!

今年好像寫得有點悲情……我立個Flag下年讓個革命先生穿女裝補償您!我保證下年不會是地平教條!!!!

地平教條:

某年六月,法國魯昂。


教堂的鳴鐘在深夜撞響了十二下,宣示午夜已經悄然降臨,中央廣場的酒神像微笑著望向熄滅的萬家燈火,繼續源源不絕的酒水倒向許願池。金幣在夜色之中閃爍幽光,鴿子在池邊試圖以清泉消去初夏的暑氣。


城鎮儼然成為了月色下酣...

【更新告知】關於雨宮蓮的大學生活(X)


占tag就抱歉啦~

將之後要開的雨宮蓮大學生活異聞錄(簡稱P5大學篇)大坑的特設頁修改了一下頁面簡介。

對於最後的那句話,我家的妹妹產生了以下解讀:

「上一次我們只希望不要加班,這一次我們只希望不要過勞死。」

很好很可以但我不會放過怪盜團的。

第一章什麼時候更新嘛……等某位友人發佈了她要發佈的東西我就會更第一章了。畢竟這個企劃的第一章也是打算送她作為300FO的賀文的XD

其實整個長篇的正名是《PERSONA 5: LA REVENO DE LA SPEKTRO》
「SPEKTRO」是我流怪盜團設定的名字,然而Lofter不讓我用這個名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OTL所以特設頁的名字至今怪怪的……

特...

【序章】2018.03.29

新的故事已上架於古書堂的書架之上,這次的長篇故事,是一出關於怪盜的狂想曲。--店主Giovanna。


女神異聞錄5_幻影:

醒來,盜取世界之人。

傾聽,欺瞞世界之人。


狂想曲的帷幕已經拉開,

首章雖邁入終結,

然第二幕的開場才剛剛開始。

汝等將再度齊聚在聚光燈之下,

魅影將再度於回歸遇舞台之上  。

上演喜劇,

上演悲劇。


汝等既是演員,亦是編劇。

汝等既是眾生,亦是主宰。

汝等主演之戲目,

將於不久之未來上映於世間。


醒來,盜取世界之人。

傾聽,欺瞞世界之人。


當鑰匙再度閃耀...

【女神異聞錄短篇】Connect(上)

「這是一個危險的遊戲呀,囚人!」


「說是一個死亡遊戲也不為過。」


「破不了關的話,不僅是你,連你的同伴也會被牽連在內!」


「你並沒有選擇的餘地。」


「但你要是哀求一下的話,我們也不是不可以伸出援手。」


「畢竟這是看守的責任。」


「破關的關鍵詞是『聯繫』!」


「新的,舊的,熟悉的,還有陌生的。」


「用你的腦袋好好想想!」


「當『世界』相連,你們才可以抓住希望。」


「找到他們!」


「找到他們。」


「感恩吧!囚人!」


「請活著回來。」


……


這裡究竟是哪裡?


雨宮蓮用力地眨了眨眼睛,企圖將稍顯得模糊的視線...

[PIECES OF THE LIBREJO]一個客人的回憶

「歡迎來到諾蘭古書堂,這裡是舊書店也是紅茶館,首杯紅茶免費,但是甜點需要加點錢哦。今月六月,是一個特別的月份,推薦紅茶為『皇家薔薇特调茶』,請細心品嘗。」 

古書堂與貓的物語:

我曾懷疑我是不是在睡夢中來到這一個地方的,畢竟我已經住在這裡十多年了,從童稚未泯之時一直到長大成人為止,我都不記得這條街道的轉角曾經開過這一樣一家舊書店。


它是某天午夜忽然出現的,就在我從某家充斥著灰燼餘香的『黑店』裏逃離出來之後,頭正痛得仿佛要裂開的時候,它闖進了我的視線之內。


它就坐落在這個舊區邊緣街道的轉角,那是一座充滿了英式倫敦風味的三層建築。棕紅磚砌出的磚牆上鑲嵌著黃銅...

[PIECES OF THE LIBREJO] INTERVIEW WITH GIOVANNA

關於為什麼我的Blog會忽然把名字改成了「諾蘭古書堂」?或者這篇訪談能夠給你們一些答案也說不定。(笑)

古書堂與貓的物語:

    散發著木頭清香的書櫃,墨香彌漫的古典空間,悠揚的鋼琴聲從古書堂的角落哼唱著來自遠方的歌謠,那濃郁的芳香,究竟是幻想或是現實的誘惑?在這個國度的街角一隅,三層的英式舊宅的地下,店主今天也和她的貓在一起,靜候來自世界各地的「故事」。


        ——「我喜歡書,喜歡著那些來自不同世界的物語,不管它們是音樂、圖畫還是文字,將它們...

【陛革短篇系列】距離

=CP向:陛革=

=命題: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 + + + + 


革命先生和國王陛下的距離,是右手邊的一步。


寫書的人總習慣走在國王陛下右後方的一步距離,兩人還是同窗的時候如此,革命先生在王本宮任職的八年內如此,連載結束後的他們,依舊如此。


這是一個既清晰卻也曖昧的距離,某月某日文豪在筆記本上是這麼寫著的。


「清晰卻也曖昧,如同聞得到卻找不到的花香,如同聽得見卻摸不透的瀑布聲,這是一個恰到好處的距離。」革命先生這麼形容著,鋼筆的筆尖劃出了一道長長的餘韻。


僅僅只是一步,能夠讓他輕而易舉地讀出墨鏡後的微笑是...

© 諾蘭古書堂 | Powered by LOFTER